最新一期《文匯學人》刊登了這篇談“報銷惡夢”的對話體(兩個虛擬人物),繼續犀利吐槽高校科研經費體制。
  學界中人深感共鳴,網友一時熱議紛紛。
  來自財政部的統計數據,近8年來,我國科技研發資金投入已經接近3萬億元。中國科協一項調查顯示:科研資金用於項目本身僅占約四成。而其中很大的問題在於報銷體制。
  報銷範圍說不清
  紙筆算,但書架不算,臺燈不算
  金陵生:在我看來,填表比起報銷來只是小巫見大巫。報銷那才是惡夢!
  我們所規定周二返所,過去叫返所日,現在叫報銷日。全埋頭貼發票。現在會計成了最辛苦的人。
  燕都客:報銷現在和過去比有多大差別?
  金陵生:過去科研管理看成果,你只要成果做好了,不太管你錢怎麼花,花錢也沒有時間限制和嚴格的比例分配。現在花錢變成一個難題。好像有關部門將科研經費視為貪污腐敗之源了,訂下各種嚴格的規定,而麻煩也就隨之而來。
  燕都客:具體說說都有什麼麻煩。
  金陵生:就拿中國社科院的“中國社會科學創新工程”來說吧,花錢有時間限制,院里隨時會來一個通知,說財政部門要求到幾月經費必須花掉百分之多少。一到這時候,花錢和報銷就緊張了。買書吧,制度有規定,每天在一家書店買書超過800元,要作為國有資產登記。您不妨算算,每天800元,三萬多元購書款,要跑多少次才能花完?四十多次,還要不要看書啦?
  燕都客:國家社科基金沒有時間限制的。
  金陵生:但國家社科基金也有比例呀,得算著差旅費花多少,買書多少,過與不及,結項都會有麻煩的。差旅費更是煩人,要求車票、住宿費齊全,住朋友家裡不行,半路有人約講演,接送少了一段車程,往返地點對不上不行。至於辦公用品,沒有人能說清楚它的範圍,只知道什麼不算。紙、筆、文件夾算,但書架不算,臺燈不算,眼鏡不算——這對我來說是最重要的辦公用品。所以,怎麼把錢花出去,就成了很勞神的事。
  為堵住虛假報銷的缺口
  卻明顯成了新的腐敗途徑
  燕都客:話題有點扯遠了,還是回到報銷上來吧。加強科研經費管理,不是為了堵住虛假報銷的缺口嘛,不嚴格怎麼行呢?
  金陵生:防虛假報銷是為了節制不當開支,最終目的是要避免浪費,尤其是國有資產流失,損公肥私。但是,人力不也是一種資產嗎?現在,消費要刷公務卡,而許多商店、郵局、打印店、私營書店等等,都無法刷卡。為了刷卡,就要耗費許多時間和精力。再者,明明在家門口就能買的東西,比如紙筆、文具什麼的,因為沒有正式發票,只得去大商場。東西貴不說,要多跑路吧?另外,大到電腦,小到打印紙、墨盒,都要走政府採購渠道。然而這政府採購可不是隨時等著你的,一年兩次。難道你為了買一包打印紙,要等半年麽?即使正好趕上政府採購申報,一看目錄和價格,那是一個滯銷品大賣場啊!型號老舊不說,價格還高於市面不少。沒辦法,只得通過複雜的申報、採購程序,再多花些冤枉錢。本是為了杜絕腐敗的措施,卻明顯成了新的腐敗途徑。這就是合理不合法,合法不合理。結果則是學人精力和時間的極大浪費——在中國似乎很少將人力資源的浪費當回事兒,就好像不將噪音計入環境質量一樣。
  燕都客:照你的說法,就不該杜絕虛開發票的路麽?
  金陵生:我不是這個意思。凡制定措施,必指望發揮實際效用。一張稅務登記證複印件,能在多大程度上減少虛開發票、防止虛假報銷的漏洞,還是個疑問——發票漏洞的關鍵全在於開發票的人,現在責任的約束卻落到消費者頭上,這本身就是很可笑的思維錯亂。
  科研經費到底是公款
  還是對研究者的智力補償
  燕都客:站在管理者的立場,當然要清楚所有的經費是怎麼花出去的。怎麼能隨心所欲地花錢呢?
  金陵生:我們看問題的根本差異就在這裡。我不認為科研經費是公款,而做研究就是拿著公款替國家幹活。科研經費本質上是對研究者的勞動及其成果的合理補償。研究者花錢做完了研究,他的成果就是對納稅人、對國家的交代。
  燕都客:科研經費怎麼不是公款呢?
  金陵生:您的看法顯然反映了一些政府部門及社會上相當一部分人的觀念,但這是值得商榷的。在今天,對絕大部分做研究的人來說,研究都不是他們必須要做的事。當今學者的主體是大學教師,他們的本職是教學,工資則是授課的報償。他們本無做研究的義務,做研究是教學之外的額外勞動,科研經費則是對這部分勞動的補償。
  燕都客:目前的規定,在科研經費中不是已含有智力補償嗎?
  金陵生:在現有的報銷制度下,各行各業所有涉及報銷行為的人,大概沒有可能不違法,除非他放棄報銷。
  上策是提高教授的工資水平
  如果做不到,那麼就放寬經費使用的限制
  燕都客:說了半天,我終於明白你的想法。國家只要把錢撥給你們,一人一張卡,隨你們怎麼花,科研就能做好啦?
  金陵生:極端一點說,正是這樣。結果會節省很多人力物力,產出的成果起碼不會比現在更壞。學人事務減輕了,心態正常了,學問就會良性滋長。目前為中國學術計,上策是提高教授的工資水平,不要讓科研經費成為菲薄收入的重要補充,這就可以避免學者搞短平快;如果這一點做不到,那麼就放寬經費使用的限制。既然國家不會吝嗇替劉翔買雙好跑鞋,又為什麼不能讓我們買副好眼鏡呢?
  燕都客:你的看法或許能代表一部分學者的看法,但多數學者和管理機構肯定是不會認可的。那麼一來,豈不會導致科研經費使用的無政府狀態?
  金陵生:絕不會的。管理部門是代表國家和納稅人的買主,貨不好可以不要,可以責成研究者退款,甚至可以先貨後款。要想讓雞多生蛋,生好蛋,辦法有很多,但最不好的辦法只有一種,就是苛刻地限制它的飲食方式,讓生蛋變成複雜而麻煩,需要早晚勞神不已的事。
  (原標題:報銷惡夢:學者吐槽科研經費)
創作者介紹

eb10ebqgt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