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制網記者 陳東升 通訊員 李武岐 何榮娜
  利用QQ、微信、陌陌等聊天工具,匿藏於湖北荊州等地的犯罪分子,分工合作,打造了一張涉及浙江海寧、上海、青海西寧、廣東惠州、重慶等全國10多個省市的賣淫網絡。7月13日,浙江省海寧市警方一舉摧毀該團夥,抓獲97名違法犯罪嫌疑人,其中31人被追究刑事責任,66名治安處罰。據瞭解,該案是近年來浙江破獲的涉及省市和打擊人數最多的一起組織賣淫嫖娼案件。
  網絡黑客 盜賣QQ等賬號密碼斂財
  “你怎麼搞的這麼狼狽的,出去旅游也會掉了錢包和手機,你放心,錢等我下班就給你打過來。”
  “你不至於這麼落魄吧,連區區幾十塊錢都掏不出來,還要我給你QB充值50元。”
  “怎麼變的這麼重口味了,那麼露骨的小姐照片也掛在QQ空間里,還留有手機號碼。話說你是不是改行拉皮條了……”
  3月10日,在杭州某單位工作的小胡,不斷接到同學朋友打來的各種電話,原來是QQ號碼被盜了。
  現實中,有不少人跟小胡有類似的經歷:QQ、微信、陌陌、微博、游戲賬號密碼等被盜,賬號裡面的虛擬財富被竊取的同時,不法分子還冒用被盜人身份進行電信詐騙,或者是推送各類非法及虛假信息,從中牟利。
  經過向騰訊公司申訴,小胡的QQ號碼兩天之後順利找回。他不知道的是,號碼被盜期間,盜號者將他的QQ號賣給了代聊王某,王某用該號碼發佈招嫖信息,再與嫖客談好嫖資,已經在全國範圍內成功交易十多筆。
  其中一筆交易,正是在海寧完成的。
  由於警方及時獲取了相關信息,正在交易的男子和失足女被警方成功抓獲。
  虛擬世界 不是犯罪分子的庇護所
  “哥,寂寞不,看看我的照片就不寂寞了。”3月12日,小王在QQ上收到陌生網友發來的露骨的性感照片,還有聯絡方式。
  “帥哥,很高興為你服務。”小王試著聯繫後,對方馬上殷勤地向他推銷所謂的“服務”。很快,兩人談好價錢準備交易。
  一個禮拜前,海寧警方已發現有人通過QQ、微信、陌陌等聊天工具,大肆發送招嫖信息,組織賣淫活動。警方早已鎖定失足女小黃,便衣民警對其進行了實時跟蹤。
  當晚,小黃進入市區某賓館後,警方迅速出擊,抓獲了正在交易的兩人。
  “有人向我提供小王的信息,然後我們才進行交易的,其實我也不知道向我提供信息的人在哪裡,叫什麼名字,我們都是通過電話和網絡聯繫的。”小黃交代。
  經過前期偵查,警方發現案件比預想的要複雜的多,該團夥代聊人員利用網上購買的他人QQ、微信、陌陌等聊天工具賬號發佈招嫖信息,有男子上鉤之後,再安排失足女交易,其不受地域、場所限制,充分利用了互聯網絡覆蓋廣、可遠程操控的特點,人員眾多,跨省作案,組織複雜,成員之間互不見面,經常變換場地和手機號碼。
  案件重大,海寧警方彙報上級部門後,嘉興市局抽調多部門警力,迅速成立市、縣二級專案組開展偵查。
  佈陣數省 趕赴萬里調查取證
  偵查員發現,組織小黃賣淫的男子行蹤不定,經常在海寧、上海、杭州等地流竄,在小黃被抓第二天,其就更換了手機號碼。但其並沒有收斂,而是把賣淫場地轉移到了附近的海鹽桐鄉等地。
  3月18日,專案組發現嫌疑人落腳海寧市區某賓館後,迅速將其擒獲。犯罪嫌疑人郭某,25歲,湖州南潯人。
  經過突審,警方隨後又根據線索抓獲其它5名犯罪嫌疑人。
  “去年10月份,我在QQ上認識了網絡代聊王某,他說可以幫我介紹客人,然後我組織小姐交易收取嫖資就行了。我開始還不怎麼相信,他先給我介紹了兩個客人,然後我試試還可以,就慢慢的和他合作了。他負責聯繫客人並談好價錢,然後我組織小姐交易收錢。我們主要在賓館和小姐的租房交易,有時候也提供上門服務。”郭某交代。
  “我真的不知道小王的真實姓名,我們每次都是通過網上聯繫,錢通過銀行打給他的。”
  專案組迅速調整偵查方向,以代聊小王為突破口,查找幕後操縱者。
  偵查員先後趕赴上海、西寧、重慶等十餘個省市,查明經小王及同伙介紹,由當地雞頭組織,已實施賣淫嫖娼數百起。經過努力取證,警方查實嫖娼人員35名。
  持續戰鬥 多路出擊收網“捕魚”
  先抓小魚,再捕大魚,不讓一名犯罪分子成為漏網之魚。專案組下定決心,在當地警方的配合下,多路出擊抓捕涉案嫌疑人。
  專案組先後趕赴遼寧大連、內蒙古赤峰、江西等地,陸續抓獲違法犯罪嫌疑人20餘人。4月20日,王某等3名網絡代聊犯罪嫌疑人在湖北荊州落網。
  嫌疑人在一個地方停留一個禮拜左右就變換地方,使用的手機和號碼每隔兩三個月就換一次,如代聊王某在上海待了10天后,馬上飛到西寧,但只停留了一周時間,又折返重慶,行蹤詭異,飄忽不定。
  專案組剋服重重困難,一邊趕赴各地實地調查,一邊梳理案情,經過一個多月的努力,基本摸清了該團的組織結構:由湖北的“代聊”負責網上招攬嫖客並將嫖客信息傳遞給重慶的“老闆”,其負責接收代聊人員傳遞的嫖客信息給廣東惠州等全國各地的“雞頭”,再由“雞頭”負責具體管理失足女與嫖客進行交易。
  兵分三路捕大魚。6月11日,專案組經過周密部署,在湖北荊州市、重慶巫山縣、廣東惠州市進行第二次統一收網行動,同時抓獲安某等犯罪嫌疑人11名。隨後,警方又馬不停滴對根據嫌疑人交代,對其同伙進行了抓捕。
  截止7月13日,警方共抓獲97名違法犯罪嫌疑人,其中31人被追究刑事責任,66名治安處罰。據瞭解,該案是近年來浙江破獲的涉及省市和打擊人數最多的一起組織賣淫嫖娼案件。
  至此,這個跨省網絡組織賣淫團夥徹底被摧毀。
  抽絲剝繭 賣淫網絡浮出水面
  幾台筆記本電腦,七八部手機,一個賬本,幾樣簡單的傢具,這是湖北省荊州市沙市區金港花園4幢某室,犯罪嫌疑人李某的犯罪老巢。“我在xx市,有沒有小妹啊?”;“小妹多的是,服務好,價格公道……”。被擒時,李某正在QQ上與客人談生意。
  代聊李某、王某,等5名同伙,均由位於重慶的大老闆丁某操控。
  丁某主要負責聯繫“雞頭”,記賬、收錢、購買QQ等賬號、管理其它代聊人員;而代聊則通過QQ、微信、陌陌等聊天工具發佈招嫖信息,接聽嫖客電話,商定價格後,再將信息發佈給丁某。
  丁某根據客人所在城市,就近聯繫分佈在浙江、上海、青海、廣東、重慶、湖北等全國各地的雞頭,由雞頭組織失足女交易。
  “小眯、華子、吳、柔MM”,丁某的賬本上記錄著每天每個代聊聯繫的嫖客數量,每個人都只用代號,而不寫具體名字,代聊之間,代聊和丁某之間也從不相互打聽各自姓名。
  “本子上有記錄的都是交易成功的,難得有個把沒成,我心裡都有數的。我每天都要記賬,每天都要買微信、QQ、陌陌賬號,這些賬號用不了幾天要麼被原來的主人找回去了,要麼就是被騰訊公司封掉了,所以我必須不斷在淘寶上購買,每天要花掉四五百塊錢買賬號。”
  “一般交易嫖客掏400塊,我自己拿150塊,雞頭100塊左右,剩下的150元是給小姐的。每天業務多的話要20幾單,少的也有10幾個。”丁某交代。
  “該團夥以網絡聊天工具為媒介,代聊、雞頭、失足女三方合作在全國範圍內實施賣淫,累計組織賣淫上千次,各方之間互不相識,隱蔽性很強。為逃避打擊,嫌疑人均持有多部手機,微信、QQ號碼和工作、生活電話完全分開。該網絡賣淫犯罪組織從最底層的失足女,一直到代聊、雞頭,還有為代聊人員提供QQ等號碼的盜號違法犯罪人員,形成了一個依賴犯罪生存的利益群體,也使得涉黃犯罪成為了一個犯罪產業,打擊難度非常大。”偵辦此案的海寧市公安局巡特警大隊副大隊長黃健中介紹。
  由於涉案人員眾多,案情複雜,此案還在進一步審查當中。  (原標題:海寧警方破獲全國特大“網絡招嫖”案)
創作者介紹

eb10ebqgt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